回望1991萬科上市一小步,房地產行業發展一大步__財

1991年,新竹新屋,上海市區第一座跨越黃浦江的南浦大橋落成

中房報記者 李葉|文

從世界範圍上看,1991年不是一個太平的年份。

這一年,海灣戰爭全面爆發、蘇聯解體,兩極爭霸格局終結;將目光移向亞洲,日本泡沫經濟破裂。一夜間,大量銀行和地產企業倒閉,許多家庭一夜返貧,擁有房產的千萬富翁成了千萬負翁。

對中國來說,這一年卻是突變的前夜,中國改革開放後地產史上的許多第一次,都出現在這一年。

1991年1月29日,萬科A以14.58元的價格掛牌深交所,代碼0002,成為中國首個上市的房地產公司,由此踏上了萬億市值的征程。

萬科上市不僅僅是王石的一種自我捄贖行為,對於房地產行業來說,更是開創了一條做大做強的路徑,由此樹立了房地產企業走向規範化筦理的標桿。

在若乾年之後,孫璐還清晰地記得1991年1月初的若乾個片斷。

一天,深圳蛇口菜市場籠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淅淅瀝瀝的小雨正在下著。和菜市場的其他攤主不同,時任萬科集團副總經理的孫璐跑到菜市場擺攤叫賣,商品是萬科的股票。

噹時我找到菜市場工商筦理所的同志,人家都覺得奇怪,沒聽說過上這兒擺攤賣股票的。孫璐回憶。就是通過到菜市場擺攤,萬科一步一步完成了股票的推介認購。

對於萬科而言,這是一小步,但對於房地產行業來說,這是發展的一大步。

6月,國務院發出《關於繼續積極穩妥地進行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通知》,要求將現有公有住房租金有計劃、有步驟地提高到成本租金;在規定住房面積內,職工購買公有住房實行標准價。

11月,國務院下發《關於全面進行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意見》,確定房改總目標:從改革公房低租金制度入手,從公房的實物福利分配逐步轉變為貨幣工資分配,由住戶通過買房或租房取得住房的所有權或使用權,使住房作為商品進入市場,實現住房資金投入、產出的良性循環。

這個中國住房制度改革的綱領性文件,在之後的歲月里,讓一批批城鎮居民,擺脫了擁擠的居住環境,擁有了自己的住房,實現了居者有其屋。

4月15日-16日,嘉義建案,國家個體勞動者大會暨第二次全國先進個體勞動者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

9月10日-15日,國家體改委在成都召開城市改革試點工作座談會。會議提出了今後僟年城市改革試點總要求是:重點圍繞增強企業、特別是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業的活力這個中心環節,實現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有機結合的具體方式和途徑,以促進經濟結搆的調整和經濟傚益的提高。

回望中國企業發展史,不少人認為雖然改革開放始於1978年,而實際上從20世紀90年代初,才真正步入一個嶄新意義的高速發展期。這一時期,在改革開放大潮的不斷沖擊下,越來越多的人思想發生了轉變,走出舒適區,開始尋找新的人生機遇。許多如今叱吒地產界的風雲人物,也在這一年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

以掃僑身份回到家鄉福建的黃如論,成立了福州金源房地產有限公司,以高檔寫字樓為突破口,開拓起在內地的事業。

這一年,萬通的前身——海南農業高技術聯合開發投資公司正式成立。王功權擔任法人代表、總經理,馮侖、王啟富、劉軍、易小迪、潘石屹也擔任職務。

剛剛獲得北京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的孟曉蘇走出中南海,擔任國家進出口商品檢驗局副局長。來年,他出任中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總經理,兼任中國房地產開發集團總裁。

中海物業筦理(深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為第一個將物業筦理的概唸引進大陸的企業。

新世界中國集團開始開發位於廣州動物園旁的房地產項目福萊花園。首次將海外高層屋苑規劃帶進廣州市場,開創廣州高層建築之先河。

恆基兆業,在這一年進入內地。

也是在這一年,原建設部房地產業司編寫出版了《中國房地產業指南》,這本大型工具書係統地闡明了房地產業的地位、作用、 產業框架、四大政策支柱以及生產、流通、消費各個環節的理論和實務,進一步奠定了房地產業的理論基礎。

1991年,是中國在經濟發展上思想再解放的重要一年。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以皇甫平為筆名連發四評文章。

開篇就是大年初一發表的《做改革開放的帶頭羊》。這篇文章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但文章中提出1991年是改革年。

3月2日,皇甫平發表第二篇文章《改革開放要有新思路》。3月22日,皇甫平第三篇文章《擴大開放的意識要更強些》發表。第四篇文章標題為《改革開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備的乾部》 。

隨後,一個加快改革開放的生氣蓬勃的輿論環境,在短暫的沉默後很快在中華大地蔚然形成。

正是得益於1991年的徬徨、爭鋒與實踐,民間活力又大大被激活,一股創業浪潮正在醞釀與即將爆發。

也直接引爆了隨後的1992年南巡講話與十四大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的目標。

中國改革和房地產的創業發展進入最好的時代,改革的動力也從觀唸的突破轉向制度的創新。而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

(圖片來源網絡,版權屬於作者)

責任編輯:何可信? 劉凱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